快捷搜索:  as  test

戒毒小伙自述:见过脑溢血、自残 还“吸”掉两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12月内,青岛多家单位开展活动,宣传和普及预防艾滋病相关知识。近日,青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邀请青岛市疾控中心和李沧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对入所三个月的戒毒人员进行防艾教育,随后进行血液检测。几天后,当得知自己没有感染艾滋病病毒时,35岁的戒毒人员李翔长舒了一口气,回忆起毒品如何一步步吞噬他的健康。

听说“提神”

年轻有为的“李总”尝一口

十几年前,走出校园的李翔来到胶州的一家工厂打工。自小要强的李翔不愿在流水线上过一辈子,更不愿啃老,于是开始琢磨挣钱的门路。在朋友的介绍下,李翔做起了工程。李翔一开始跟着别人干,后来凑钱买了工程车和挖掘机自立门户。由于头脑灵活加上吃苦耐劳,李翔的腰包逐渐鼓了起来,年纪轻轻的他经常出入高档娱乐场所,身边的朋友和客户也对他赞赏有加,经常叫他“李总”。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因为工程吃紧,李翔回到工地。李翔走进工棚,发现几个朋友在用插着吸管的塑料瓶吞云吐雾。李翔知道他们在吸食冰毒,可他们看见李翔的眼神不但不紧张,反而笑着邀请他一起“玩玩”,说这东西“提神”,还不上瘾。疲惫不堪的李翔经不住劝说,尝了第一口。李翔没想到,从那天开始,他堕入了深渊。

身心俱损

跑几步就喘遇事易冲动

第一次吸食冰毒后,李翔兴奋得连续三天没睡觉,感觉自己很精神。李翔知道“瘾君子”的身份会被人瞧不起,一直不敢告诉家人和妻子,但他又难以摆脱对冰毒的依赖。李翔当时并不知道,这其实是在透支自己的精神和体力。

半年后的一天,李翔在公园散步时,往前跑了几步想追赶一下同行的家人,突然气喘吁吁。李翔意识到,毒品损害了他的体力。李翔回家后在镜子面前脱下衣服端详自己,发现胸前、胳膊的皮肤和肌肉相当松弛,脸色蜡黄。“现在看来,是我自己‘作’的。”李翔苦笑着告诉记者,自从沾染上冰毒,他就远离了正常生活规律:要么是几天几夜不吃不睡,要么在家一睡就是一天。

李翔发现,除了身体,精神健康也被严重损害:他开始变得冲动易怒,明明是一件小事,他能和家人吵起来。当着记者的面,李翔挽起袖子露出一道疤痕。“当时我和媳妇吵了一架,我想动手,但我不能打她,就把自己割了一刀。”李翔苦笑着说。

后悔莫及

砸进两百万身体被掏空

让李翔越来越害怕的是,随着“毒友圈”的深入,他发现很多沾染冰毒的朋友都已经疾病缠身:有人一脱下衣服,就能看见疱疹;有的人眼球凸出,面黄肌瘦,犹如长期营养不良。“现在我知道了,冰毒里的化学物质,能破坏人体的皮肤和肌肉组织。”李翔称。

一天,李翔发现常年吸毒的老朋友梁博很久没出现了。他向朋友打听,得知梁博因为脑溢血住进了医院。“他以前壮如牛,觉得自己身体好,‘玩’一次能四五天不睡觉,后来脑血管和神经直接崩溃了。”李翔说。吸食冰毒五年,李翔把自己多年攒下积蓄挥霍一空,典当了20多万元的婚车,还欠了一屁股债。“算一算,花了两百多万元在这上面。”李翔苦笑道,毒瘾不但耗费了巨资,更掏空了他的身体。

伤害难愈

意识不受控精神有障碍

李翔因为吸毒,终究难逃法律的制裁。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被送至青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戒毒。在戒毒所里,李翔彻底断绝了和毒品的接触,生活作息变得规律起来,开始参加劳动和戒治。几个月下来,李翔不仅戒掉了20多年的烟瘾,还通过锻炼恢复了肌肉。戒毒所民警告诉记者,和刚来时相比,李翔不再急躁,变得和气起来。

青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医疗戒治中心的医生们不仅采取了定期体检,对症下药等措施,还在稳步推进中医中药戒毒工作。利用中医经络理论采用针灸、艾灸、电针灸疗法对戒毒后出现躁狂、妄想、头痛的戒毒人员进行治疗,效果显着。戒毒所民警告诉记者,大多数吸食冰毒成瘾的人会发现自己一些行为意识不受控制,例如脾气暴躁、走路摇摆、偏执,严重者会出现幻听、幻觉等精神疾病。导致这类问题的主要原因,就是大脑神经细胞和中枢神经系统被冰毒长年累月伤害,产生一系列精神障碍。在这些症状的初期,如果停止吸食冰毒,通过医学救助的手段,是能进行一定修复的。但人的大脑神经细胞在发育完成后很难再生,这也意味着,冰毒对大脑和中枢神经的伤害是不可逆的,还能增加人上了年纪以后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精神分裂症和帕金森症的几率。戒毒所民警呼吁大家一定要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如果身边有瘾君子,应该劝他尽早戒毒。 (为保护隐私,李翔、梁博系化名)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记者 刘卓毅 通讯员 胡克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