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如何打通作战概念开发的完整链路?

■王永华 解放军报

要点提示

●开发作战概念的本质,是搞清“打什么仗、怎么打仗”的问题,对推进军事斗争准备和部队建设具有基础性、先导性作用。

●开发作战概念不是提出一个新名词,也不是老概念新提法,而是结合特定背景条件和需求进行未来作战设计,在设计未来作战中酝酿、总结、提炼新思想新观点。

开发作战概念,是对作战活动的本质特点进行抽象和概括,是人们对作战活动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是研究作战问题、创新军事理论、设计未来战争的核心内容,其本质是搞清“打什么仗、怎么打仗”的问题,对推进军事斗争准备和部队建设具有基础性、先导性作用。作战概念开发是一个理论创新与实践运用相结合的系统工程,需要打通新概念从生成到运用的完整链路,才能科学规范作战概念开发流程,加快提高设计未来作战的能力。

探究孕育动因

开发作战概念,首先应搞清孕育新作战概念的背景条件,有了源头和动因,概念开发链路才能开启。作战离不开物质手段支撑,技术发展和新型作战力量的诞生,必然会带来作战方式和制胜途径的改变,新作战概念也随之化茧成蝶。开发作战概念,应扭住“技术”和“制胜机理”两个抓手,研究技术发展对作战力量的创新运用、未来作战样式变化等的深层影响,研究技术对作战制胜方式和途径的深刻改变,研究不同作战空间、领域的作战制胜机理的演进。当前,开发作战概念,需要重点研究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高新技术群对作战制胜方式和途径的深刻影响;研究高新技术群作用下,信息、力量、时间、空间、精神等制胜因素的发展变化;研究太空、网络、电磁、深海等空间与传统作战空间的交互对未来作战的影响,在对未来作战研究和设计中开发新的作战概念。

定位军事需求

现实军事需求是备战打仗的核心牵引,开发作战概念应紧盯现实军事需求,服务需求推进作战概念开发,科学设计未来作战,更好地夯实备战基础。冷战期间,面对苏军强大的地面机动作战力量,美军开发出“空地一体战”概念,强调运用火力实施全纵深机动打击,遮断对方纵深内的后续梯队或打击其后方重要目标,割裂其前后方联系,最终在战役全纵深击败对手。冷战后,美军面对可能的弱小作战对手,开发出“快速决定性作战”概念,强调通过先敌决策、先敌展开和先敌打击,在最短时间内对敌造成最大限度震慑,摧毁其作战意志和能力,速战速决。开发作战概念,需要认清国家安全与发展面临的现实威胁,准确定位未来作战需求,基于需求开发针对不同战略方向、不同作战对手的作战概念,系统设计不同战略方向战争样式、作战方法和打击强度等,有力牵引军事斗争准备。

找准现实支撑

作战概念在战争实践中运用,离不开作战力量、技术手段等现实条件的支撑。在开发作战概念时,应把现实及未来可能的主要兵力、主战装备、综合保障、支撑技术等各种因素研究透,搞清各种因素的可能运用及其对作战的影响,确保新作战概念在作战实践中成功运用,实现从理论到战斗力的顺利转化,最终落地落实。二战期间,苏联“大纵深作战”概念的现实支撑条件包括,依靠大规模编成的轰炸航空兵、远战火炮、坦克和装甲车等打击力量集中压制敌全纵深要害目标;集中运用坦克、机械化骑兵从敌防御体系中打开缺口,使用远程航空兵和机降空降兵击溃敌预备队,从而彻底摧毁敌战役防御。当前,开发作战概念,不仅要分析支撑作战概念运用的现有武器装备、保障系统等条件,还要重点分析人工智能技术、无人技术、超能技术、深海技术、生物技术等高新技术快速发展,可能带来的新作战手段及其对作战编成编组、指挥决策、攻防模式的影响。

准确描述概念

描述新作战概念,首先要对其进行客观、准确的阐释,以便于理解和应用推广。通常,需要根据顶层联合作战概念、军种作战概念的不同特点和要求,分析新作战概念的背景条件,阐释其基本定义和内涵,提炼其核心思想,研究其行动和战法等作战运用问题。需要强调的是,开发作战概念不是提出一个新名词,也不是老概念新提法,而是结合特定背景条件和需求进行未来作战设计,在设计未来作战中酝酿、总结、提炼新思想新观点。新作战概念的提出,须经过一个学术争鸣阶段,通过广泛的思想观点碰撞和交锋,逐步统一思想认识,吸纳各家思想精华。开发未来作战概念,可以利用多种途径,就军事领域的重大问题进行研讨争辩,为作战概念开发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一旦各方思想认识达成相对统一,应及时根据国家安全形势、战争形态、科学技术等发展走势的判断和预测,对分散的思想观点进行总结和提炼,依照作战概念开发的模式,对相关要素进行深化研究和分析,形成完整、规范的作战概念。

科学实验评估

实验评估作战概念,主要是利用模拟仿真、作战推演、实兵演练等手段,检验作战概念的合理性、实用性和可操作性,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逐步调整和完善作战概念。通常可采取以下三种方式:专题模拟评估,主要是依据新作战概念设计作战需求、力量运用、作战行动、主要战法等专题,采取模拟仿真技术手段,对专题内容进行模拟。作战推演评估,主要依据新作战概念,设计其主要行动样式和基本程序,依据设定的作战规则进行行动推演。实兵演练评估,主要根据新作战概念运用,设计逼真的战场环境,协调相关部队对新作战概念的行动、战法等进行检验;或者结合重大演习活动设计新作战概念专题演练科目、课题。开发未来核心作战概念,需要加强作战概念实验评估的技术手段建设,探索配套实验评估方法,通过可信、可靠的实验评估,不断促进作战概念成熟完善。

构建配套理论

作战概念真正落到实处,从而牵引部队建设,直接服务备战打仗,需要对其核心问题进行细化、理论化,形成以作战概念核心思想为中心的配套理论体系,使抽象的作战概念逐渐固化为作战理论,为部队理解和运用新作战概念,提供配套的理论参考。通常,需要对新作战概念进行解剖,提出需要深化研究的系列问题,然后,组织研究力量集智攻关,进行理论创新,构建完善的理论体系。例如,在美军《2020年联合构想》开发中,将6个重要概念作为理论开发的起点,提出实现这6个概念必须解决的21个难题,然后根据这些问题来设计实现核心概念的“所需作战能力”,从“关键概念”到“难题”再到“所需作战能力”,形成了以作战概念为中心的配套理论。

进入作战条令

作战条令是军队作战和训练的基本依据,作战概念只有进入作战条令,才能将未来作战设计与现实使命任务高效结合,有力指导部队作战实践,最大限度发挥其作用。进入作战条令是衡量作战概念开发效益的重要标准,并非所有新作战概念都能进入作战条令。囿于开发者思维局限以及各种条件的限制,一旦现实需求和条件发生变化,部分新作战概念会随之自然淘汰。此外,作战条令是人对作战实践认识的升华,源于作战实践,不是单纯的理论研究成果,作战概念只有在日常演习训练中进行检验,不断发现问题,调整、修改存在的问题,才能形成经过检验、可执行的法规文件。作战概念一旦进入作战条令,首先会通过法规权威性统一部队思想认识,进而牵引技术装备发展,带动战法创新,乃至带来作战编成的调整,最终推动部队作战能力整体跃升。

责任编辑:胡光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